• <nav id="oysks"></nav>
    <input id="oysks"><u id="oysks"></u></input><input id="oysks"><u id="oysks"></u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oysks"><u id="oysks"></u></input><menu id="oysks"><u id="oysks"></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oysks"></menu><input id="oysks"></input>
  • 致敬!那些奮斗在脫貧攻堅戰場上的退役軍人

    時間:2020-08-20 17:46:00

           在脫貧攻堅的決勝戰場上,一直活躍著退役軍人的身影。他們中有的是扎根貧困鄉村多年的村支書,有的是盡職盡責的扶貧干部,有的是遠離家鄉、教書育人的支教老師……他們用忠誠和汗水書寫著責任擔當,展現了永不褪色的軍人情懷。今天,我們遴選了幾位退役軍人在脫貧攻堅一線的奮斗故事,一起關注!

     

      黃光領:“兵支書”走在最前線

      一頂帽子、一個手提袋、一輛摩托車,穿行在鎮街農家、奔跑在田間地頭,這是貴州省遵義市匯川區芝麻鎮退役軍人黃光領的工作寫照。年近半百的他,雖然滿臉皺紋,須發略白,卻步履矯健、精神抖擻。

     

      2014年至今,黃光領先后轉戰芝麻鎮大坪村、新民村、高原村、竹元村任黨支部書記。“退伍不褪色、退役不退志,當好兵支書,建功新時代”,這是他6年來一直的堅守。公路修通了、產業發展起來了、群眾的腰包鼓起來了,他被鄉親們親切地稱為“救火兵支書”。

     

    001.png

     

      山高坡陡,交通落后。這是黃光領對高原村的第一印象。2017年以前,高原村貧困發生率在40%以上,該村31個村民組,18.5平方公里,只有一個村民組通硬化路,8個村民組通泥石路,其余村民組未通公路。

     

      為了把路修通,黃光領經常騎著摩托車,頂著烈日暴雨,不分白晝黑夜穿梭在田間地頭、鄉間小路。“黃書記很會講老百姓聽得懂的話,耐心很好,點子也多,我們都相信跟著他干準沒有錯”。

     

      365天,日夜奮戰,高原村的村容村貌得到了徹底改善,一條條通組公路明晃晃地展現在太陽山下,魚孔河畔。全長12公里的通村公路猶如蛟龍戲水,橫穿境內,若隱若現。如今,入戶公路和人行便道全面鋪開,短短一年的時間內,高原村“出門便沾泥”的狀況被徹底改變了。

      2017年12月,根據芝麻鎮黨委政府安排,黃光領到竹元村任總支書記,繼續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。“竹元村是省級深度貧困村,交通閉塞,產業落后,群眾脫貧致富路任重而道遠。”黃光領清醒認識到臨危受命的壓力。

     

      理清思路,共同探討,召開黨員大會、村民代表大會勾畫竹元村發展藍圖。一事一議實施公路建設,三改三化工程簽訂建設承諾書,發動群眾共參與,實現了群眾思想從“要我建設”到“我要建設”的轉變。由村民組調整好土地,每戶村民自行出一名勞動力開挖串戶路,平整院壩、屋檐溝后,統一實施道路硬化,矛盾糾紛減少了,建設成本節約了,村民滿意度提升了,公路建設得到了快速推進。

     

      公路修好了,他又因地制宜制定“3335+”產業發展模式(戶均3畝紅高粱、3畝土豆、3畝經果林,戶均年養5頭豬)。在他的帶領下,竹元村完成通組路42.9公里、通村路硬化19.6公里;打造新農村876戶800棟,實施三改三化3627戶12.6萬平方米。2020年種植高粱1600畝、核桃300畝、脆紅李3000畝、養殖肉雞10000余羽。

      哪里需要,哪里就有黃光領的身影。

     

      疫情防控期間,黃光領忙的不得半刻停歇:入戶排查、測量體溫、成立聯防隊……別人勸他休息一下,他說我是書記,我應該走在最前線!

      有人議論說,“那么點工資,圖個啥呀?”他的回答是:“我是一名退役軍人,也是一名黨員干部,黨和軍隊培養了我,脫貧攻堅、疫情防控兩場戰役,是我必須扛起的責任!”這質樸的言語表達了一名“兵支書”的堅定決心。

     

      高旭:紅棗成了致富“金蛋蛋”

      “天下黃河九十九道彎喲,九十九道彎上喲,九十九只船喲,九十九個艄公喲來把咱的船兒搬……”

      如今,黃河上早不見了艄公的身影,這首《黃河船夫曲》的誕生地——陜西省佳縣螅鎮荷葉坪村貧窮落后的局面,也隨著脫貧攻堅戰的全面打響,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這其中,有第一書記高旭的辛勤付出。

     

    002.jpg

     

      1969年出生的高旭,是土生土長的佳縣人。他1986年12月應征入伍,2013年12月轉業到榆林市能源局僅半年,便義無反顧地投身到了脫貧攻堅的新戰場。

      初到荷葉坪村,細心的高旭發現全村因病致貧率高達53%,但病因一直無法找到。懷疑飲用水存在安全問題的他,迅速對全村4口井水進行采樣化驗,結果發現全村水源重金屬均嚴重超標。

     

      “必須安裝凈水裝置,每戶安裝一臺!”高旭下定決心并說服村鎮干部群眾。為了讓村民喝上放心水,高旭像給自己置辦家當一般考察市場。當時每臺凈水器市場價是3000元,高旭跑了好多地方,討價還價,最后商定每臺2600元,榆林市能源局補助1800元,村民自己只承擔800元。這之后他通過爭取項目,家家戶戶又陸續喝上了自來水,從根子上解決了全村的安全飲水問題。

     

      荷葉坪村盛產紅棗。前幾年,由于受市場不景氣的影響,加之每到紅棗成熟時,秋雨綿綿,紅棗裂果,全村2100畝棗樹一度處于“樹沒人管、棗沒人收”的尷尬境地。

     

      2018年,在高旭的提議下,荷葉坪村結合扶貧政策,將全村2100畝棗樹流轉至村集體經濟合作社管理,從剪枝施肥到病蟲害防治,均由合作社統一負責。紅棗成熟后合作社保底回收,有效解決了村民紅棗銷售難、收入不穩定問題。合作社還全方位吸納村內剩余勞動力就業。截至目前,累計兌付工資近80萬元,真正讓老百姓在家門口就能打上工、掙到錢。

     

      此外,他們還新建了210平方米的保鮮庫,將鮮食紅棗上市時間推遲2到3個月,價格從每斤1元提高到3元左右,紅棗也就變成了村民脫貧致富的“金蛋蛋”。

      “在高書記這個‘新艄公’的帶領下,荷葉坪村近兩年連續實現了貧困村整體出列和貧困戶全部脫貧目標。”村委會主任張小建說。如今,“樹上有棗、樹下有雞,水中養魚、水面養鵝”的立體化產業發展格局在荷葉坪村已基本形成。

     

      馮武耀:打造就業扶貧示范園區

      23個村(社區),6個省級貧困村,1136戶4724個貧困人口……2016年,馮武耀擔任江西贛州定南縣鵝公鎮黨委書記,這位1997年入伍的老兵,扛上了一副新擔子。到任后,他給自己定了個規矩,每天堅持“家訪”2小時左右。

     

      “馮書記,這條路太不好走啦!”“我想種臍橙可是沒有啟動資金!”……滿滿15本筆記本,匯集了各類問題,讓他既掌握了各類民生難點,也逐漸找到了攻堅克難的方向。在下村走訪過程中,他發現很多貧困戶內生動力不足,存在“等、靠、要”的思想問題。

     

    003.jpg

     

      43歲的盧保華是鵝公鎮大風村村民,幼年時患病導致雙腿殘疾,生活離不開輪椅。貧困和不幸讓他一度自卑抑郁。2018年11月,大風村扶貧工作隊員張揚帆在大風村小學開設“同心畫室”,義務教學生和村民畫畫。對繪畫感興趣的盧保華成為第一個“大孩子”。2019年6月,在鵝公鎮舉行的“扶德扶志,感恩奮進”主題書畫義賣活動中,盧保華的9幅畫作被一搶而空,得到了繪畫的第一筆收入3200多元,還收獲了一批繪畫訂單。

     

      “同心畫室”的成功,給馮武耀很大啟發,何不以此為載體,打造扶貧品牌,實現“智志雙扶”?如今“同心畫室”已經開設了四個畫室。2019年10月,鵝公鎮“同心畫室”參加了江西省扶貧產品展示對接會。

     

      2017年,馮耀武開始籌備打造就業扶貧示范園區,帶頭與在外鄉賢和務工人員聯系,動員他們回鄉創業,并積極爭取優惠政策。

      目前,園區有電子設備、數據線、制衣、玩具等行業扶貧車間和加工企業共50家(其中扶貧車間12家),去年年產數據線21億根,被譽為華南地區數據線生產第一鎮。園區可提供1800多個崗位。

     

      憑借“用好舊資源、挖掘新資源、用好新政策”的發展思路,鵝公鎮的手工業創業基地、中草藥種植基地、生態養殖基地都已初見規模。截至目前,鵝公鎮已脫貧1060戶4579人,6個省級貧困村均脫貧,退出貧困村序列。

     

      謝彬蓉:綻放在大涼山上的軍中綠花

      冬日黎明,大涼山深處,海拔3000多米的扎甘洛村白霧彌漫,潮濕陰冷。天還沒亮,謝彬蓉就已洗漱完畢,在廚房開始忙碌。她要趕在學生到校之前,把午飯提前做出來。這樣日復一日的支教生活,她已經在大涼山度過了6年。

     

      謝彬蓉曾是空軍某部的一名高級工程師,在西北大漠戈壁深處服役20年。按說,解甲歸來已經人到中年,應該好好享受在重慶老家與家人相伴的日子,可是,她卻選擇了只身來到大涼山支教。

     

    004.jpg

     

      2014年初,謝彬蓉來到了西昌市的一所民辦彝族學校。起初,她打算完成一個學期的志愿服務就離開,沒想到,首個學期期末,她被交換到條件較好的鄉中心學校監考時發現,竟然有許多學生試卷有多道題答不上來,有的學生甚至不會寫自己的名字。

      那一刻,謝彬蓉決定不僅要留下來,還要求到師資最匱乏的大山深處去。2015年,她來到了美姑縣的扎甘洛村教學點。美姑是國家級貧困縣,剛來時,村里不通公路,第一天報到時,剛剛下完雨,上山的機耕道泥濘難行,險象環生,不僅有許多急轉彎和數百米深的懸崖峭壁,塌方路段還不時有石頭從山上掉落下來。

     

      扎甘洛村是一個彝族村寨,只有45戶200多名村民。當時的教學點是一間土坯房,只有她一個老師。她住的另一間土坯房既是宿舍,又是辦公室,還是廚房,偶爾還會有毒蛇和老鼠出沒。

     

      起初,她整夜開著燈都不敢睡去,甚至出現了嚴重的神經衰弱。這時,村民們以為她肯定要離開了,可是謝彬蓉還是堅定地留了下來。當時,學校只有六年級10個孩子,于是,她白天上課,傍晚挨家挨戶走訪勸學,把放羊喂豬的孩子一個個拉回課堂。

     

      在教孩子們學知識的同時,謝彬蓉還為每個學生購買臉盆毛巾、牙刷牙膏等生活用品,培養他們良好的生活習慣,再通過孩子影響家長。晚上,在教學點小小的壩子上,她還把自己通過視頻學到的彝族達體舞教給鄉親們。

     

      冬去春來,謝彬蓉已經在大涼山支教六個年頭。這六年里,丈夫在重慶,女兒在上海,每年除了寒暑假之外,一家三口大部分時間分居三地。雖然與家人聚少離多,謝彬蓉卻并沒有感到孤獨,因為,她把這里的彝族學生當作自己的孩子。一次,謝彬蓉背著一名全身長滿紅斑、膝蓋疼得無法走路的孩子回家,孩子不經意間叫了她一聲“阿嫫”(彝語:媽媽),讓謝彬蓉頓時淚如雨下,抱著孩子久久沒有松開,內心充滿了滿足和感動。

     

      謝彬蓉在大涼山支教的故事流傳開來以后,許多媒體前去采訪,有的還邀請她和山里的孩子來到大都市,走進演播廳。不過,鮮花和掌聲過后,她依舊回到大涼山,繼續堅守,為山里的孩子培育著明天的希望。

     

      夕陽西下,謝彬蓉帶著放學的孩子們唱起了《打靶歸來》這首難忘的軍歌。如今,一條條水泥路通向各個村寨,一棟棟彝家新寨拔地而起,大涼山每天都在發生新變化,這一切,更加堅定了謝彬蓉退役人生的支教步伐。

     ?。▉碓矗壕C合人民日報、中國國防報、國防時空)

    凤凰彩票网-官网